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经验故事- 我是一个不繫钮扣的女孩
我是一个不繫钮扣的女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多人一起做人爱视频_2020国拍自产在线直播_free from voice欧美]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我和表姨妈的性福        儿子尽情的干吧        在老公的眼皮下偷情       超爽女友        无聊搭讪风流少妇
山村里伦理冤孽        一个妻子的3P体验        饭店兼职时的女子        修理奇遇——玩彭丹        十九岁的保姆小棉        


  我是一个人住在一个50平方尺的小单位,男朋友经常要出差,所以也很少时间陪我。还未想结婚因为太爱独身生活了。被一个人绑住实在太闷了但奈何我的性慾随着年纪的增长变得越来越狂热,像无时无刻都需要似的。

  但当然不能每天都嚷着男朋友需索吧!唯有不断按着自己的慾念,等他也有兴趣时才给我慰藉吧!

  今天气象很热,太阳像要刺杀人般,甚至在家里也难以抵抗那种热力;因为放假在家里,通常下午都不会开着冷气。吃过午餐便出了一身汗,又闷闷的便去洗个澡,这种气象,沖凉真是极佳享受呀!淋过一身冷水真是舒服。

  在这种气象下,穿得越少便越舒服啦!甚至不穿衣也没所谓,所以冲过凉之后我便祗是把身子抹乾,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在屋子内走来走去。有时会料想对面楼的人是否会看到我呢?都没所谓了,反正隔这幺远,都不会很明确了。

  以前如果有人眼睁睁地望着我,会令我感到很讨厌;但近来当发觉有人看着我的胸口或大腿时,反而令我有点高兴的感到,因此我的衣着也越来越性感了。

  我的架子也不错呀!身高165cm,48kg,还有36B2434的三围。朋友们都经常夸奖我有这副架子呢!

  所以就算是真的有人偷盗我,其实心底里也不是很介意。最多给他饱饱眼福吧了,又不能做到什幺┅┅有时甚至我会光着身子跳健康舞,胸脯便会晃个不停。哈,如果真的有人在偷窥,不知他会有什幺反响呢!

  我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梳化看VCD,内里有很多色情镜头,看得我心痒痒的不知所措,阴部好像还有点湿湿呢。

  突然有人急速的按门铃,被他吓了一大跳。在防盗眼祗看到一个男人进步着一张证件似的东西,也不明确是什幺,便唯有开门探头出去看过毕竟,本来是一间电讯公司的职员,想做一些问卷调查。

  他自我介绍名叫Ricky,看上去大概廿多岁吧。他问我可否让他入屋,好让他详细地作调查。我见他满面汗水,很可怜似的,而且他的外表也很斯文,而又长得颇俊俏,我想也没有所谓吧。而且我还闷闷的,有人陪我聊聊天也好。

  因我一直都是光着身子,只是探头在门缝跟他说话,但料想他该看到我赤着的肩膀,也许已知道我大概没有穿衣服了吧。便叫他先等一下,回房内随手拿起条吊带裙穿上,便开门让他进来,叫他先洗个面喝口水再做问卷。

  正想趁他在厕所时立即走进房间穿回内穿裤,怎料他很快便由厕所出来,和我碰个正着。Ricky说不想阻碍我太多时间,立即开端做那问卷。便祗好和他走回客厅到梳化处坐下来,心想问卷也不会做太久,不穿回内衣裤也吧了。我还未试过在陌生人面前没穿内裤呢!胸罩嘛,又时上街也不戴。但内裤总是有穿的。

  我在梳化坐下来,Ricky选了我对面的地位坐下,拿起他的问卷便开端作问了。刚才放着的VCD正上演着一场欲战,赤裸裸的男女主角在扭成一团。

  我没有把它关掉,反正都是问一些惯性的问题,而且又沈闷,一边看电视一边答问卷我想也没问题。

  他的表达伎俩很风趣,所以气氛也很轻鬆,而且有着电影内的呻吟声作伴,就像熟朋友在聊天一样。

  他的眼力不时在我的胸脯停留,有时又会偷望电视,在等候我答複问题时,见到他的眼睛就停在我的胸脯上瞪着。

  我不会介意,因经常和男人倾谈时,他们都会把眼睛放在我的胸口,好像想望穿我的衣服一样。其实我也很爱好这被偷窥的感到,一来会令我心春心蕩漾,更证明我很有吸引力;二来见到男人面红耳热,心里会感到很好玩,很好笑,也会有点莫名其妙的快感。更何况现在我是穿着一条薄薄的白色丝质短裙,透过白裙他应当明确看到我的乳头。可能他已痒得要命了。

  我持续开朗地答複Ricky的问题,开端时我两腿交叠在一起;因谈得越来越轻鬆高兴,连我的动作也不自觉大了。我已把一腿进步了一点。当我发觉Ricky有点不知所措的表现时,才醒觉自己的坐姿有问题,这会让他看到我裙底没穿内裤的风景。

  见到他这样面红耳热,倒让我感到更得意,心里更想要再作弄他一番。

  更不知是否电视机传来的呻吟声令我更放浪,我勇敢地我把本是靠在梳化背上的身子,向左半弯着靠在梳化扶手上,让裙子的吊带自然地滑落到手臂,露出半边乳房。双脚随着身子的移动也离开了多一点,我要让他看得更明确,我要知道在这样情况下他会怎样反响。

  他一直在问,一面两个眼珠转来转去地偷看裙底春光,经常问完又问同一条问题,不时又跳过了。

  他看着我表现得很为难无奈,我不禁笑了出来。

  电话忽然响起来,便伸手去听电话,这动作令我身子挨低了,更自然地离开了两腿,本来是Annie电来约我今晚落Disco。

  正当和她聊着,Ricky迅速的跪在我两腿中央,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因为他的地位所见到的,是不论我的阴毛和阴户都会显露在他的眼里。

  我急忙用手遮蔽着阴户,太接近了,我不能被一个陌生人这幺近又毫无保存地看到我的私处,刚才还有保持两尺的距离呢!电话内Annie不停在说话,我已有点心不在焉,但又不能开口叫他走开,不想Annie知道这里产生的事嘛!我祗是用一只手护着我的阴部。

  Ricky竟仰头上来向我笑一笑,然后把我的手拉开,当然我没有他的大力。

  他把视线放到我的阴部上,我仍然想用手去盖着我的阴道,并支吾的搪塞着Annie。

  Ricky伸出左手握着我的手,便用右手撩拨我的阴毛,把我的阴毛拨开露出阴核,用手指在阴唇间和小阴唇上不断滑动着。因为刚才给他窃望时,我已不禁留出少许阴液,所以Ricky是很轻易的用手指在我阴唇间滑动,而他现在也仔细观赏着我淫水流出来的情景。但我仍不断地扭动自己的身材,不让他抚摸我的身材。

  我嚷着Annie要挂线,但她仍是滔滔不绝地说着话。我已感到事情快要到无可收拾了,刚才我祗是一时贪玩才勾引他,而不是真的想被他佔领,啊呀!

  他是一个陌生人呀!我从没跟陌生人造过爱呀!

  当惊恐不知所措之际,Ricky竟突然张大嘴巴,像吸盘的盖在我的阴唇上激烈地吸吮起来,他吸吮得很用力,好像想把我的淫水都吮出来似的。噢!我的身躯一软,竟发出「噢」一声,Annie即时问我产生什幺事,我祗能支吾以对说掉了东西┅┅Ricky见我的反响,更加尽情的吸食我的淫水、吮紧我的阴唇,还用牙齿轻咬和吐弄我的阴核。

  「噢!┅┅」

  刚才我已被他偷盗得有点高兴,现在他这样我就快要按弄不住了。于是我也不理后果,「」一声把电话放回机上,挂掉Annie的线了。

  电话筒还没放好已急不及推开Ricky,但他更用力地吸吮着我的淫水,过细地咀嚼着我的阴核。噢!我的心里很想推开这个陌生人,很后悔刚才的恶作剧。

  但在身理上我已完整吸收着他口技带给我的欢乐。

  Ricky实在吸吮得令我很舒服,已有了第一次高潮了,我怎能和一个陌生人这样?不可以持续下去。但下体的感到令我失去理性和不顾得矜持,且不捨得推开他,身子软软的向后挨下来。Ricky见我己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更举起我双腿,使努力的将舌头伸进我的阴道里。

  「噢!┅┅嗯!┅┅」

  我无法再忍耐这种感到,我需要肉棒,需要它完整插入我的阴道来弥补这种空虚感。我和男朋友已整整一个月没有造爱了,我心里的慾火早已每天红红的烧着我。

  我伸出手向他的肉棒抚摸,他的肉棒已经硬硬地撑着裤裆,隔着裤子也能感到那份热腾腾。我已很久没有尝过肉棒插入的感到了,当我要拉开他裤炼之际,他竟推开我的手不準我捉摸,然后用力举起我双腿贴近头部,这样我真是动弹不得。他的舌头还在我的阴道内顶撞,令我全身像虫咬般痕痒,身子不停地摇摆。

  Ricky的舌头很机动,在我的阴道内还不断地打转,他的舌头在里面一连串的扭转,扭得阴户内的嫩肉也随着扭左扭右。我的身子也不能把持的跟着左右扭动。

  实在太高兴了,我的淫水也不受控的全流出来;虽然Ricky已用舌头顶着阴道,但也禁不住滔滔不绝的淫水,我的大腿和梳化也沾满了淫水。Ricky持续用全力去吸吮我的阴沟,像要使尽措施吸乾净阴沟里的淫水。

  但他越用力吮,我的淫水便流得更多,我又洩了。

  不知是否陌生人的缘故,而且更是第一次被陌生人喝着自已的淫水,我比和男朋友造爱时留出的淫水更多。

  偶而Ricky擡头喘口吻,他以很满意的眼神望着我;而我可以明确看到他全部嘴唇都布满我的淫水,还有几点留在鼻尖上。我用哀求的眼神望着他,让他知道我需要肉捧的填满;但他总是不理会我又持续低头吸食我的淫水;见我如止高兴,不断在呻吟,不停地扭动屁股;他以是吮得越有兴趣,还反起我的阴唇,用牙齿一口一口地轻咬我淫沟里的嫩肉。

  我被他弄得差点晕过去,又一次高潮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的提起手要握他的肉捧,随即便要解开他的裤链;今次他没有再推开我双手了,终于我能紧紧握着那根热烘烘的大肉肠了。

  噢!虽然比起我男朋友不算是太粗壮,但久违了的肉棒嘛,Ricky也该有7寸长的大肉肠,真想一口吞下去。

  Ricky粗暴的反转我的身材,让我背向着他跪在梳化上;他两手一使劲推下我的腰。然后他用力往前一沖,整只大肉棒就挤进我又湿又滑的阴道了。啊呀!

  他一插便到底,顶往我的子宫,一阵苦楚但又极度快感涌上来。不禁一阵抽搐。

  等候全部月这空虚的肉洞,终于被抚藉了。

  Ricky跪在我两腿之间,肉棒还是紧紧插在我的阴道里面,我不住的喘气,只感到阴道内的淫水流得更多,整只小腿也给弄湿了。他抓着我的腰,前后抽插着,速度越来越快。我们的呼吸也越来越急速,而我的叫声也不断的进步。

  整整7寸长的大肉棒在我的阴道内快速地进出,令我不停在摆动屁股,搔痒得浑身乱颤,不停地发出淫蕩的叫声。

  我又快要高潮了,双手向后把Ricky拉前来靠近自己,好让他的肉棒能插得更深入。

  他知道我再要洩了,就更努力地插,快速地插每一下都插到最入,突然他用力的顶住我的子宫口停住不动,噢!

  我洩了,一股淫水渗满他的肉棒,而他也一

  鼓劲的将那热腾腾的精液射向我的子宫去┅┅

  Ricky和我一起发抖了几下,便搂着我躺在梳化上,双手还不停地在搔弄我两颗崛起的乳头。他一边用手指夹着我的乳头,一边向我说,以后有机会便来找我做问卷,他说很难再找一个像我这样和谐的受访者了。

  我没有答複他,因为心里还是感到有点羞愧,为何会和一个陌生人做出这种事,而且还很享受他给我的一切。

  但刚才的感到实在太高涨了,再想既然也是成年人,有性需要又不是怪事;而且男朋友又不能安抚,找其他人也没错吧!立即放下心头大石,还想以后再有机会这样也不错呀!

  我知道我不是真的捨得放弃这条大肉棒。既然有了一次经验,也不怕有第二或更多次了,便转过身抚摸着他软软的肉棒表现欢迎。他望着我微笑着,一只手又再放到我的乳房上搔弄我那红红崛起的乳头,他低头观赏着那情况,慢慢地将头靠在我另一个乳房上,伸出舌头舔着另一边乳头,轻轻地舔着吸着。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心里还是有点予盾;但既然已给他佔领了,也不再要顾及什幺了。

  Ricky熟练地吸吮我的乳头,轻轻用牙齿咬着再用舌头撩拨;另一只手指同时也在扭玩着我另一个乳头。

  我又开端被他弄得高兴了。是的,我是很容易高兴起来和流出淫水的。我也说过,我是越来越需要造爱了。

  我那贴着Ricky肉棒的大腿又再感到到压力了,他又再次勃起了。我一翻身便坐在他的身子上,他也坐起来顺势便把肉棒再次插入我的洞穴。

  我不停的高低吐弄着,他的双手和舌头也没有一刻结束在我的乳头上玩弄。

  他把我双乳挤在一起,同时吸啜着我两粒乳头,令我更加高兴,让我更快速地用阴户吐弄他的肉棒。嗯!我又再有高潮了,我们猖狂地抽插着,他也挺起下身迎送着他的肉棒,像恐防违漏了阴道内的一丝空隙。我的情绪很高涨,呻吟声在屋外走廊也听得到。也不理得那幺多,我实在把性慾压抑得太久了。

  当他快要洩的时候便抱起我,狂抽狂插地抽送百多下后,便再一次把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

  这时我们都已很累,躺在地上休息着。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他才说要离开持续做问卷,还说如不是今天还未到数,还想再来多几次呢!

  我送了Ricky出门便再去洗澡,今天的经验真难忘。心思思想有机会可能会再和陌生人干个快活呢。

  自从那天和访问员猖狂后,男朋友又一直都很忙,没有机会再造爱了。这几天只是如常的上班,但衣着又比以前勇敢了;每天上班不是短裙便是低胸衫,很享受在街上被人偷盗的快感。那刺激的感到和与陌生人造爱的激动一直在脑中徘徊,真想再有机会再来,但亦碍于未有十足胆量,又怕被人知道会说我淫蕩,心里始终很予盾,想来又不敢来的心态。就只是有胆量穿得更性感去勾引陌生人的眼力。

  回到中心,换好这套有点性感的制服,是白色背心和白色短裤,这背心当弯腰时便会看到乳房,不过我们没有人感到不能吸收,因为这里的职员大都年轻新派,这种格式只是小儿科吧了。

  最近的新的生意不太好,行内竞争颇激烈。很多新的健美中心纷纷揭幕。而我们中心重要是男性的健体服务,有专家为他们度身造一套健美程式,和贴身专人训练;又附设很多其它的设施,所以收费比一般昂贵,因此我们经常要做广告和搞一点绰头来吸引顾客。

  今天老闆SamLeung便召我入他的办公室,又要为生意商量对策了。

  受人钱财要替人消灾啦!我是顾客部的主管,工资有颇高,这些经常性的无意义会议也必要应酬了。而且Sam对我也很不错,很多特别的请求他都会顺我的,就算我常申请假期去旅行,本来我是没有假了,但他也会批準且没有啰嗦。

  他的年纪也不大,三十四岁未婚。他虽然对我不错,但个性也是很严正和认真的,所以他对我的请求大都会顺着他。且如果他开除了我的话,很难再找上一份像这里人工高又自由的工作了。

  不过,Sam也是男人嘛!不时也会对我说些下流话,更会伺机吃吃豆腐呢!

  但我都不会太介意的,男人都是这样子啦!

  走入办公室便见Sam懒洋洋的靠在大班椅上,他说已有一新绰头决定立即履行,问他是什幺绰头。他便递给我一个袋子,叫我先换上再说。他办公室内有一度屏风,因有时会换衣服到健身房做GYM,有屏风挡一挡,总好比乱冲进来的人撞上他正在换衣服比较好。

  我便到屏风后面把衣服换上,哗!它是一套淡纷绿红色的短上衣和超短裙,吊带的小背心真的很小,而且是吊带低胸,我根本不能带上今天带着的胸罩,唯有真空上阵。要带胸罩不是不可以,但必定要带无吊带和罩子小的那种格式;小背心小得祗能勉强包着我那36B的乳房之三分二,三分一露了在背心外面。

  穿上小短裙,今天也是穿一条黑色T- back型的蕾丝内裤,我大多数都是穿这种内裤的,因我感到比较舒服和凉快,而且穿贴身裤时也不会显出内裤边那般核突。

  穿好裙子创造它真的很短,我祗要稍大动作便会从稍低的角度看到内裤了。

  真的不明确为何老闆要人家在这里穿上这样的衣服。

  噢!这套是什幺衣服呢?若走在街上被那些好色男人见了,必定会全部流鼻血呀!

  从屏风后面走出来,Sam便眼瞪瞪地由我的胸部扫视到我的腿部,他的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扫射。我被他的眼神射得面额和全身都有点热烫,又令我想起那个访问员来了。我温柔地问他,为何要换这套衣服。

  这时他才被我的说话召回魂来∶「你在这里走几步给我看看吧!」我便应他的唆使在室内来回度步,在他面前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的步行着。

  像是在行catwalk以的表演着身上所穿的衣裙。而露出的胸脯也在左右扭挪像要跳出来似的。

  「你很美,这套衣服不是每一个人也能穿得好看。」我望着他笑而不说,表现多谢他的夸奖。他叫我结束步行,并把他台上放着的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放进柜内。

  我听了他的吩咐,便弯下身子替他执拾台上的乱子了。执拾他的文件时,偶然眼角望到Sam在睁着眼往小背心内摸索,当然┅┅就算是站着时这小背心也祗能罩着我半个乳房,现在弯腰按在他的檯子上,更令他看得越多了,何况我没有带胸罩,两颗乳头在我的晃动下,信任会更性感了。

  我又被他的窃视弄得有点慾火,想到上次勾引那访问员的情节,令我心心痒痒又想重施故技。我想是上次的经验令我变得勇敢了,我故意更大动作让乳房更摆动,在Sam面前让它摇曳生姿。

  慢慢的拾好文件后,便走到他旁边的柜子筹备把它们放进去,他叫我放在低层的柜桶内;我想可能他想看看我的内裤,便刻意弯下腰把文件放进去。当我收拾着柜桶的时候,屁股上突如其来放上了一只热烘烘的手掌,那条T- back内裤让Sam可以直接地摸到我的屁股。

  这一下动作,我知道Sam按捺不住了。但有一点予盾涌上心头,我又要再做出这种事吗?这人还是自己的老闆呢!

  心里犹疑着持续还是离开,一边站直身子。怎料Sam另一只手已摸到我的乳房来了,并用他的身子压着我,好让我不能转身任由他持续摸着我圆圆的屁股。

  「啊┅┅好滑┅┅不要动┅┅」

  我被他摸得好舒服,但又怕事情发展下去的后果,如果他是陌生人那还比较好,一次以后便可以拜拜。可是老闆还需要以后天天见面,会不会为难呢?但他已撩起了我的慾火,可是心里确还是很予盾。

  「Sam,不要这样吧!」

  「意┅┅让我抚个够吧!」

  「Sam┅┅不┅┅」

  「想摸你好已好久了,今天实在忍不住,必定要好好的摸个够┅┅」我知他一向对我有兴趣,但从来没有像今天那幺勇敢地刻意卖弄性感,可能是因为我的挑逗,他终也忍不住他对我的愿望。

  他一只手搓揉着我的屁股,一只手在抚摸着我的乳房。Sam更用他早已坚硬的阳具顶着我的屁股。虽然口中说着不,但他的行动又是我心中想要的。而且已被他弄得有点软化,身子也不禁挨向他的身躯了。

  「Sam,不要┅┅这里是公司呀┅┅给人看见可不得了呀!」「怕什幺┅┅我是老闆,谁敢说什幺!」Sam一手拉我转身并抱起我坐在写字檯上,然后双手便放在我的乳房上搓揉起来。我还是有点忸怩,但Sam那火热的手在我的身材游蕩令我感到实在很好;下体一早已有了反响,淫水已沾着我的内裤了。

  虽然有点怕日后为难,又怕会影响正常工作,但到如今,他的慾火已这幺澎湃,怕现在反抗会开罪他而失了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我现在也很需要造爱。

  后果的事,日后再算吧!或许他会对我更好呢!

  予盾的心结已打开,我开端享受着他的抚摸,放鬆地把手放在台上支撑着身材,Sam望着我知道我已任由他处理。他一下子扯下那吊带背心,乳房就立即全个弹了出来,他迅速的用手指捏住我的乳头。

  「啊!!!┅┅好痛!」

  竟然那幺大力的捏人家幼嫩的乳头,真粗暴┅┅他还不断的扭拧着我两颗微突的乳头┅┅「啊!!!!!┅┅轻力点好吗?」Sam不理会我的请求,一时用手指扭拧我的乳头,一时用掌心磨擦,令我早已崛起的乳头变得更突出。他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双乳,一边观赏着我的媚态。

  我开端发出呻吟并左右的扭动着身子。

  「唔!!!!!Sam┅┅」

  「舒服吧┅┅待会要你舒服到想逝世!」

  「啊!!!!!!」

  忽地他二话不说把我两个乳房挤在一起,就向我的乳头啜了起来。

  「啊!!!!!!!!┅┅Sam┅┅好舒服呀┅┅不要停呀┅┅」我爱好被人同时吸啜着我两颗乳头,那种感到像升天了似的高兴。

  Sam大力的吸啜着我两颗突突的乳头,同时他掀起我的小短裙,T- back内裤很容易便被他拨开,他用手指撑开我的大阴唇,在这种高兴的状态下也任由他用手指玩弄我的阴核了。他的手指在我阴核上撩拨数下,便开端撩向我的湿穴,我的洞洞早已湿润,淫水早已沾湿他的手指了。

  他不停在吸啜着我的乳头,一时轻力、一时用力的吸着,更有时用牙齿磨擦我两颗敏感的乳头。他的手指开端探入我的洞里,他用一根手指在里面撩呀撩,左扭右扭,令我的屁股也不禁追随着扭动。Sam用手指激烈地扭着我阴道内的嫩肉,使我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来。

  「啊┅┅啊┅┅啊┅┅好┅┅好舒服┅┅Sam┅┅插到最里面啦┅┅」我的淫水从阴道中被Sam的手指慢慢的挤出体外,流满了整片阴唇,连人家的短裙都被沾湿了。

  「啊┅┅Sam┅┅快给我┅┅受不了呢┅┅啊┅┅」Sam依然不理会我,更用力地啜着我的乳头,他的一只手指在阴道内扭个不停。

  他的手指像是越扭越高兴,接着放进两根,两根手指在阴道里扭捏,让我全身像被火烧着一样,不禁提起了一只手,紧抓着Sam的头髮,让他的头更贴我的胸脯,好像想将我的乳房全挤进他的口里。

  「啊┅┅Sam┅┅不要┅┅受不了呀┅┅」

  Sam更增长到了三根手指在阴道内扭动,三根手指向不同的方向伸张,好像要把我的阴道张到可能的最大。

  他像越抓越高兴,突然他狠狠的把三根手指插了进来,不停的抽送。

  「噢┅┅Sam┅┅不┅┅嗯┅┅」

  「意┅┅你想要吗?」

  「噢┅┅Sam┅┅我要┅┅我想要呀!」

  我的脑袋已一片空白,刚才的顾虑早已忘得一乾二净,祗知道需要肉棒来弥补下体的空虚;我的身子不断摇摆,像有千虫咬着似地痕痒,全身散发着热腾腾的性味,需要肉棒的攻陷。

  我挺身并伸手拉开他裤子的拉链,早已雄勃勃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我渴求地握着它抚弄,看来Sam也早已按捺不住了,祗是他想享受我欲仙欲逝世的表情吧了。我一下子把他的裤子拉下去,Sam也按不住慾火,一下子便朝我大腿中央把整根肉棒插进我那湿淋淋的阴道内了。

  「啊┅┅痛┅┅啊┅┅舒服┅┅」

  不知是否Sam的阴茎太粗的缘故,他插进来的一下令我的阴道涨得有点痛,身子不其然抽搐了几下,淫水亦随之流得更多┅┅「你不是想要吗?全给你好了。」「啊┅┅痛┅┅轻点┅┅嗯┅┅」

  Sam并没有结束,更开端抽动着,每一下插入都插到最尽头,顶撞着我的子宫。我也分不清是痛还是快感,全身都在抽搐,屁股更不自觉地逢迎他的攻势。

  「意┅┅很爽吗?」

  「啊┅┅爽呀┅┅啊┅┅不要停┅┅嗯┅┅」

  Sam持续不断的抽送,每一下都用力的把阴茎插到最入,速度更变得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

  「Sam┅┅Sam┅┅噢┅┅啊┅┅」

  Sam快速地向我抽插,双手也没闲着仍在我的乳头上扭着,有时甚至把它们拉起来配合他的动作。

  他用手指猛力地夹着我的乳头,令我的乳头忍耐不了那夹着的苦楚,用手想要把他的手指拨开,但他反过来夹得更紧。

  「Sam┅┅不要┅┅很痛┅┅」

  「痛?不┅┅你会爱好的。」

  他不但不怜惜我,更出努力的夹?扭弄着两颗已被玩弄至红红的乳头。肉棒也不忘在阴道内激烈的插弄。

  「啊┅┅啊┅┅不┅┅噢┅┅快┅┅噢┅┅不┅┅」不知怎的,苦楚竟令我有另一种特别的快感,由之前的疼痛,变作现在的强烈高兴。我已完整失控的还把自己的手握Sam的手,示意他要更用力的握紧我的乳头。

  「啊┅┅Sam┅┅不要停┅┅来了┅┅我要┅┅」「噢┅┅噢┅┅小淫娃┅┅流这幺多水!」「嗯┅┅都是你┅┅啊┅┅弄得人家想逝世呀!」「好┅┅现在就要弄逝世你!」Sam一口吻用极速把肉棒往阴道抽插,手指更将我的乳头向外拉扯,不停的扭拧和抽送。

  「啊┅┅Sam┅┅啊┅┅好┅┅嗯┅┅快点┅┅呀┅┅我要┅┅要丢了┅┅啊┅┅「「噢┅┅」「嗯┅┅啊┅┅」

  感到一股热烫的精液冲进我的子宫内,Sam已在我的体内射精了。可是他还没有结束抽动,而我还感到他的阳具还没有软下来。

  「噢┅┅Sam┅┅太厉害了┅┅受不了呀┅┅」「爱好吗?我还可以再来呀!」「噢┅┅不┅┅够了┅┅受不了呀┅┅」Sam持续抽送了几分锺,终于阳具也软了下来。他靠在我背上喘着气,手掌还不肯放过我的乳头,一面喘息一面磨擦着我的乳头。我的下体还在一下一下的抽缩,把他软下来的肉棒夹得紧紧的。

  「Sam┅┅你真的厉害┅┅把人家弄得半逝世了┅┅」「意┅┅你令我很高兴,我爱好多水的女人。」「你爱好的话,我可认为你流得更多呢?」Sam吻一下我的嘴唇,我闭上眼享受着他的吻和刚才鏖战后的余音。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吞吐着他湿滑的舌头,而双手仍持续抚着我的胸脯。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在他的背部轻轻的扫蕩。

  Sam好像不捨得离开我的身材,这样癡缠了十多分锺。因他的电话响起终于要起来接听了。我也趁着这时间换回制服,应当是回大堂的时候了,进来太久可能会引起其它猜忌。虽然我和Sam开会是平常事,但今次心虚嘛┅┅Sam虽然谈着电话,但也没有结束在我腰间扫蕩。

  穿好制服,刚好Sam也挂线了。

  「把刚才换的衣服拿去,还有在柜子内。明天你的客户部六人全部调换这新制服。」这才知道这套不像衣服的衣服将会是中心的制服呢。

  「什幺?┅┅要我们穿上这套制服?」

  「对┅┅有何不妥?」

  「噢!Sam太性感了,是吧!」

  「这就是我说的新绰头了,中心生意不好,你就帮帮忙好吗?」「我当然会帮你,但其它人呢?」「如果她们不肯穿,就由得她们辞职好了,反正也不是每个也会穿得好看,对吗?」「哦┅┅」「意┅┅这套制服像是为你而造的,你穿上后实在太美,恐怕没有男人会忍得住。」他把我搂得更贴,我顺势娇媚地靠在他的胸膛上,用指尖轻扫着他的胸部。

  「Sam,所以你忍了整年,终也忍不住了,是吗?」「意┅┅今晚放工后我们共进晚餐,好吗?」「好。那我现在先出去做事了,今晚再见。」在Sam的唇上吻了一下便走出房去,他的眼睛还不放过一刻机会浏览我的身材,直到我步出房间为此。

  从他的眼神行动,我知道这事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反而可能会令我在公司更有地位呢。所以我不需后悔,还可以一举两得,就算以后男朋友不在时有性需要也不再需要强忍了。既然和Sam已造过了,又那怕造多几次呢,以后我在公司也同样可以得到这幺刺激的性爱了。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被俘虏的白富美单亲妈老师        不可思议的团体旅行       我和我的猖狂掉常女同伙        与曾经的梦中情人在家里偷情       失恋后的香港sex派对
给女同事手淫        师师之调教小白        熟女        超级保险套推销员
和海归的缘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